LEARN MORE
安徽六安警察粗暴执法刚走,阜阳城管的强拆又卷土重来
发布机构:杏耀娱乐 发布日期:2018-06-23 访问量:

  

  最近,安徽的两件事情,让公众对执法部门的公信力产生了怀疑。

  一个是六安的警察执法,警察对待维权教师粗暴执法,并进而引发全国性的舆论关注。

  一个则是阜阳城管对房屋的强拆。

  

  发来资料的人,他的名字叫赵子彬。赵子彬,阜阳市颍州区京九办事处陈庄村后马49户的居民。赵子彬说,他的房子马上也要像上图所示那样被强拆了。

  应该说,在飞速的城市化进程中,有机会被政府选中,在自家的房屋上画上一个带圆圈的“拆”字,是多少居民梦寐以求的事情。而这样幸运的机会砸中了赵子彬两次。2005年6月,赵子彬第一次当上了“拆迁户”。6月16日,赵子彬的房屋因阜阳城市建设第一次被政府拆除。

  房子被拆了,住在哪里?4个月之后,2005年的10月31日,主持拆迁的地方政府阜阳经济技术开发区京九路街道办事处给赵子彬出具了《安置区拆迁户建房通知书》,让赵子彬在指定的区域盖安置房。这纸通知书,盖着街道办事处的红印,代表着负责拆迁政府的滚烫承诺,并注明“此书妥善保管,作办理土地证、房产证的依据”。

  

  然而,这份具有法律效力的“建房通知书”,在法律上却遭遇到了“兑现难”。赵子彬按照通知书的要求所建的安置房,在办理“土地证和产权证”时,屡次遭遇推诿和无视。

  因为房产证办不下来,如今的赵子彬又要面临再当一次拆迁户的无奈命运。2018年5月,阜阳城管局认定,赵子彬的房子是违章建筑,要强行拆除。强拆的决定做出时间是2018年5月14日,送达时间是5月16日,自行拆除的期限是5月28日,逾期强拆的期限是6月5日。也就是说,再有两个工作日不到,赵子彬的政府允建安置房将成为一片瓦砾。

  赵子彬说,在他们家之前,城管局对片区内安置房的强拆已经进行了三家,赵子彬是第四家。赵子彬之后,是第五家。一家挨着一家拆,一家拆完等一个星期再拆另一家。看着前一家的房子成为废墟,对于远低于市场价的补偿,能不能够接受,从而成为被拆迁户,赵子彬们自己衡量。

  赵子彬面临的拆迁问题,具有十足的中国特色。在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中,可以说拆迁群体所形成的安置房问题已经成为房地产行业一个必须重视的问题。安置房是一个含混的概念,在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内涵,有公房、有经济适用房、商品房,也有小产权房。

  但不管是何种法律类型的房屋,这种房屋和违法建筑却有着本质的不同。就像赵子彬的房屋,它的建造是经过政府许可的,在没有办理房产证之前尽管不可以交易,但具有合法存在的意义,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并且也得到了阜阳市规划局正式函件的确认。

  

  然而,这种规划部门的官方确认在城管那里还是成了违建房,并依此为依据要强行拆除。城管的这种强硬,强硬起来连友邻部门的劝告都不管,这种超乎寻常的“底气”何在?

  解读城管的通知,城管的依据是《城乡规划法》第64条。然而这条规定,看一看原文和城管并没有半毛钱关系,这一条无论从何种字面来解读,它所规范的主体都是城乡规划部门。

  

  城管不是城乡规划主管部门,城乡规划主管部门也没要求赵子彬拆除房屋。尽管城管在中国的法律体系里有委托授权和委托执法的权能,但城管部门时常出现的强行加戏,或者越俎代庖,反映出来的是城管作为一个执法部门的无来由自信。

  这也是城管在中国很牛的一个原因,城管在中国是一个特殊的机构,按照法律它似乎什么都管不了,但在中国的现实生活中,至少在城市管理领域它似乎什么都能管。当然,这也造成了城管在中国特别遭人恨的困局。

  在飞速发展的中国,城管作为一个整体为城市的发展建设是做出了巨大的牺牲的。尘埃老弟也曾为城管的困局做过呼吁。2016年7月,河南正阳的城管在执法时,被瓜贩连捅数刀牺牲,案件震惊全国。舆论充满了对杀人者的叫好,而独有尘埃老弟发文为牺牲的城管鸣不平。

  

  两年的时间过去了,尘埃老弟依旧没有改变对城管这一群体的整体评价。他们是城市建设的有功之臣,但任何评价都要建立在实事求是、就事论事的基础之上。在安徽阜阳案中,城管在没有执法权、认定事实不清楚的情况下贸然对人房屋进行强拆,则让尘埃老弟不敢认同。

  目前,阜阳拆迁一案,当事人已经向法院提交了行政诉讼申请,法院也已经下达了受理通知书。但城管强拆通知书写明的最后强拆期限,也即将临近。从城管通知下发到强拆只有不到20天,阜阳官员根本没有留给行政相关人上诉和行政复议的期限,眼下6月5日8点的强拆时限已经迫在眉睫。

  这不能不让人想起阜阳的强拆传统。10年前,2008年11月,同样是阜阳颍州区也发生了强拆案。强拆过程中,一房主服毒自杀,送医后经抢救成为植物人。由此,阜阳强拆案背后政府和开发商的勾结被爆出。2010年,阜阳颍州区副区长曹颍章因受贿和滥用职权,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从而在全国开启了暴力强拆官员被判刑的先河。

  或许,任何问题的出现都不是偶然的,局部问题一定是系统问题的反映。2007年,阜阳GDP450亿元,2017年1600亿元。10年过去,身处安徽的阜阳,其经济发展和周边强市相比并未有大的起色。甚至,2007年到2017年,阜阳的GDP增速并未跑赢安徽同期的平均增速。本该痛定思痛的阜阳,此刻又拿出了本该废掉的强硬杀手锏——“强拆”。

  当然,这种强硬,会不会起到相应的效果?还是适得其反,饮鸩止渴?时间会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尘埃老弟一直认为,行政执法永远应该受到尊重,坚强有力的执法永远是共和国长治久安的柱石。然而,这种坚强只应该建立在合法的基础之上,这种有力也必须限定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否则,就像安徽六安警察的执法一样,不管是对于执法对象,还是对于整个社会,这种“坚强有力”不仅不会起到好的效果,反而只会是一种灾难。

更多资讯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