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落马的“80后”官员
发布机构:杏耀娱乐 发布日期:2018-06-23 访问量:

  法治周末记者梳理十八大以后落马的14名“80后”官员后发现,他们绝大多数倒于贪腐,部分因行贿、学历问题而“出事”

  “80后”官员与“50后”“60后”官员在理想信念和政治素质上有明显差别,总体呈现代际滑坡的趋势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孟伟

  37岁的韩勇落马,颇令周围人吃惊。

  从小学教师一路走到重庆市江津区永兴镇党委副书记、镇长,他花了16年,对于“80后”来说,这个时间并不算短。

  韩勇是今年4月以来第三位落马的“80后”官员。

  5月25日,因涉嫌受贿罪,韩勇已被刑拘。

  法治周末记者梳理十八大以后落马的14名“80后”官员后发现,他们学历高、专业性强、视野开阔,一直是被重点培养的对象,有些人的仕途可谓“平步青云”,但他们绝大多数因贪腐而落马。

  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80后”官员与“50后”“60后”官员在理想信念和政治素质上有明显差别,总体呈现代际滑坡的趋势。

  快速晋升,快速落马

  有些“80后”年轻官员的晋升速度过快,引起关注后,落马原因不一。

  出生于1980年的蔡桦军此前的晋升之路尤为顺畅,毕业后仅仅用了8年的时间,就从一名小学教师攀升到了正县级领导干部。因此,2017年12月6日,四川省纪委发布其涉嫌严重违纪的消息时,外界比较震惊。

  虽然官方通报没有明确指出蔡桦军的具体违纪原因,但另一位落马官员、四川省遂宁市政协原主席孙志毅的判决书中的一段话可寻端倪:“2008年年初至2014年年初,被告人孙志毅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射洪县委常委、纪委书记蔡某工作调动、职务提拔等方面提供帮助,多次收受蔡某所送财物。”

  事实上,2010年8月至2014年10月蔡桦军正任射洪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他被指涉嫌为职务调动而行贿。

  无独有偶,因晋升速度过快而遭到质疑的不只蔡桦军,山西省汾阳市委原宣传部长麻娟的晋升被称为“坐着火箭提拔”。

  公开资料显示,1980年出生的麻娟,从1999年4月开始参加工作,1999年12月入党,31岁即出任地级市汾阳的市委常委、宣传部长。2014年年底,麻娟的快速晋升遭到网友质疑,并有媒体以《山西惊现80后美女常委》为题报道此事,当时引起不小的轰动。

  据媒体报道,当时吕梁市委一处级干部称“这个事情很敏感,起初我们听说麻娟党籍和学历都有问题”。

  2015年,“因为学历存在问题”,麻娟被吕梁市委组织部免去中共汾阳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职务。

  同样在宣传部长岗位上落马的“80后”官员还有江苏省无锡新区原宣传部长余敏燕,这位1983年出生的官员有“无锡城第一美女宣传部长”称号。余敏燕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曾在南京邮电大学任教,后转入仕途,曾任无锡市北塘区区长助理。据多家媒体报道,2015年1月4日,余敏燕被中纪委带走调查,她被指是落马的原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的“红颜知己”。

  绝大多数因贪腐落马

  法治周末记者梳理“80后”落马官员发现,8名已判决的“80后”落马官员中,3人被判受贿罪,5人被判贪污罪,刚被刑拘的韩勇也是涉嫌受贿犯罪。

  蔡桦军和余敏燕则是因为调查其他官员违纪案件时被牵出而落马。

  而今年4月落马的两名“80后”官员被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但官方尚未公布具体原因。

  这其中最让人惋惜的是海南省洋浦经济开发区规划局原副局长肖明辉。2012年,这位年仅32岁的年轻官员因受贿1611万余元,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引发舆论哗然。

  这位出生于1980年的清华大学土木系硕士生,2006年作为“高级人才”被引进海南洋浦规划建设土地局,担任建设工程管理主管。在这之后,肖明辉仅用了5年的时间,就晋升为副处级干部,在期间还曾获得“海南省十大杰出青年”“海南青年五四奖章”等荣誉。

  肖明辉的不归路始于2007年洋浦一所旧小学改造项目,完工时施工方送来一个包着1万元现金的信封,此时正值肖明辉女儿满月,当时肖明辉的月工资还不到3000元,女儿的出生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生活压力。这个红包犹如“雪中送炭”,让已经开始不满于现状的他难以拒绝。

  随后,他利用该工程主管的职务之便,在工程款支付过程中为施工方提供帮助等,先后共计收受红包6万元。这一次的经历,让肖明辉尝到了甜头,也打开了他走上贪腐不归路的开端。

  很多年轻的官员在获得权力后迷失了自己,浙江省杭州市未来科技城(海创园)管委会规划建设局规划建设科原副科长郭鸣成(1982年生),利用职务便利,为项目承包人范某在承接、实施相关测绘工程过程中给予关照,并多次非法收受范某所送财物共计人民币60余万元。

  此外,因收受贿赂而落马的“80后”官员中甚至还有纪检监察干部。1982年出生的吴汉林,在任职广东省梅州市纪委原正科级纪律检查员、监察员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受贿、索贿1000余万元。

  法治周末记者梳理发现,与有一定职位的官员利用职务便利收受贿赂不同,一些“80后”基层小官则走上了贪污的道路:

  安徽省涡阳县义门镇妇联原副主席刘蕊(1988年生),因私自拿走国家危房改造费,被以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山东某省级研究院财务科原出纳员刘俐俐(1986年生)贪污单位水电费、暖气费等540万元,又以投资红酒的名义将公款借给同学,余款用于购买轿车、奢侈品、旅游,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零6个月。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发行部原业务主管宋阿宁(1983年生),利用职责便利和出版社与书店间的结算时间差,多次低价售书敛财并篡改账目,共计获利300余万元,最终因贪污罪被判处无期徒刑;成都郭家桥社区纪委原书记吴霞(1983年生),利用职务便利擅自截留医疗保险金人民币19820元,被免去吴霞郭家桥社区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职务,开除党籍处分。

  对于年轻基层官员的落马,著名反腐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任建明认为:“在基层来讲,官员拥有权力,接受请托、为人办事的机会可能比较少,只能拿公共的资金,以直接贪污的方式来牟利。”

  “80后”的代际滑坡

  近年,“80后”年轻干部已经开始走上领导岗位,干部年轻化已成为趋势。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年轻干部起点比较高,如果将年轻干部培养好的话,有利于实现整个干部队伍的更新。年轻干部不仅年轻、学历较高;而且他们的成长和改革开放的进展是同步伐的,比“50后”“60后”干部享有更多的学习机会和国际视野,他们能够站在前辈的脚步上积累工作经验,同时能够更好地利用现代化资讯设备来了解中央政策和国外公共管理方式与政府管理理念,总体来说他们的工作方式和理念在这个时代显得更为适宜。

  但是在选用年轻干部时也容易遇到一些问题:“有部分年轻干部没有发挥自身的优势,反而受原有的机制体制所限制,所以从我们现在的干部体制机制来看,怎么能够在年轻、高学历的干部中培养优秀的领导干部,确实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庄德水说。

  在庄德水看来,官员违纪主要还是缺乏监督和制约:“他们虽然处在基层,但是他们掌握的资源、资金比较多,一定程度上位高权重。”

  任建明认为“80后”落马官员增多,是由于年轻干部在理想信念方面比较薄弱。“‘80后’与‘50后’‘60后’在理想信念和政治素质上是有明显差别的,总体呈现一些代际滑坡的趋势。‘80后’的入党条件比较宽松,多是依据学生时期的学习成绩来入党,但是对入党的政治性和理想信念的要求不高,导致了领导干部理想信念弱化、政治素质下降、贪污腐败严重、纪律涣散等问题。”

  中国纪检监察报也曾发表评论称,这些“青年才俊”的垮塌,暴露出一些年轻干部理想信念不坚定、“四个意识”缺乏、自我约束较差等问题,更警醒各级党组织要严把入口、教育、监督“三关”,严管厚爱年轻干部。

  任建明建议,对年轻干部的培养不仅要增强管理监督工作,更要加强思想政治的补课:“在他们的理想信念和政治素质上面还需要补课。这次十九大提出,不忘初心的主题教育,我认为应该将这些‘80后’干部作为重点,因为他们在入党时期没有认真的思考过这个信仰是什么、为什么要信仰的问题。当然从干部的管理、监督上,则应推动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两个责任’履责纪实工作;要坚持以上率下,发挥‘关键少数’的示范作用。"

更多资讯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