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美女发卖房传单,上门索要手机号被男子囚禁,同事误打误撞救了她
发布机构:杏耀娱乐 发布日期:2018-06-14 访问量:

  奇闻故事

  阿琪是一个普通小职员,薪水不高,和老公按揭买了一套房,每个月房贷一还,日子就紧巴巴的。为了补贴家用,她干脆找了一份“小蜜蜂”的兼职——每逢休息,就为一个楼盘发广告单,六十元一天,工资日结。

  发广告单按理说不难,可没想到的是,楼盘负责人朱经理规定小蜜蜂们每次出去发单必须要回五个意向客户的电话号码,少一个扣十元,一个都没有每次就只能拿二十元。凡是空号错号或者胡乱抄来的号,出现一个就罚二十元,出现三个则意味着这天你白干了。这还不算,朱经理还要求小蜜蜂去那种老旧小区发广告单。理由很简单:“这种小区的房子往往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破旧不堪,人们迫切需要换新房。而且,小区里一般没有门卫,你们上门宣传不会受到阻拦。”

  一开始,来这楼盘做兼职的特别多,可渐渐地,大伙都走了。为啥?背着一大摞广告单顶着日头沿街发单已经够遭罪了,还要爬数不清的楼层去深入群众,最压力山大的莫过于要电话号码。如今的人都清楚,一旦把自己的电话号码透露给房产商,置业顾问的电话就会三天两头过来轰炸。于是要电话号码就成为小蜜蜂最艰难的工作。

  阿琪使出浑身解数,每次都能要来五个电话号码,有多的,她会分给一起做小蜜蜂的好友林宁,但最后林宁也坚持不下去跳槽走了。

  阿琪为了还贷,只好咬牙坚持。这天她又来到一个老式小区,从六楼开始,一层层往门把手上塞广告,来到三楼,只听楼道里传来一阵脚步声,阿琪回身一看,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边走边掏出钥匙,看样子是这家的主人。阿琪心底一慌,忙收回广告单,笑着对男人说:“抱歉先生,打扰您了。”男人摆摆手说没关系,顺口问发的什么广告。阿琪响亮地回答了一声“房子”,说着麻溜地抽出一张新的广告单,双手递给对方。

  男人接过单页,问道:“什么价?”一听这话,阿琪立刻就像打了鸡血,双眼发光。她爽快地报出一个价格,男人笑了笑:“是起价吧?现在楼盘打广告,价格后面都会跟着一个芝麻大的‘起’字。不过到时候我会去看一下的。”

  “到时候会去看一下”,就说明对方在下逐客令了。阿琪赶紧抓住最后的机会问道:“先生,能否留个您的联系方式?”没想到,男人痛快地点了点头,随即报了个电话号码出来。

  阿琪欣喜若狂,对男人千恩万谢,弄得对方怪不好意思的。看着阿琪像只快乐的小鸟飞奔下楼,男人这才开门进了屋。

  再说阿琪哼着歌走出楼道,迎面一阵凉风吹来,吹得她一个激灵,猛然想起自己没当场打电话验证。万一是空号,白做不说,还得扣钱。想到这儿,阿琪忙掏出手机拨过去,这一拨顿时让她气血上涌,手机语音提示:“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想到每每为了要一个电话号码,赔了无数笑脸不说,还尽受白眼和戏弄,阿琪倏地转身往楼上冲,她决定豁出去了:今天非得找对方要到电话号码不可!

  来到三楼男人家门口,阿琪抬手就“咚咚咚”地敲起了门。好半天,防盗门才支开一条缝,男人探出半个脑袋来,神色明显有些不悦:“怎么了?我不是给过你电话号码了吗?”阿琪忍住气,请求道:“先生,请把您自己的电话号码给我吧。我拿一个空号回去,没法交差。”

  “不行,电话号码一旦给出去,售楼小姐非把我电话打爆不可。”男人头摇得像拨浪鼓,说着就要关门。阿琪急了,伸出左手一把抓住门框:“不会的!我们楼盘的置业顾问会把握分寸。如果您怕,我就备注让他们尽量少打电话,求您了,先生!”

  阿琪的手死死把住门框,弄得男人关也不是,不关也不是,两人就这么僵持着。阿琪还在说着好话,男人却不耐烦了,动手就要把阿琪的手掀开。这时,只听里屋传来“扑通”一声闷响,好像是什么东西掉在地上了。男人一下子火了:“你还不走!我刚收拾好的一柜子书全撒了!”阿琪还是不收回手,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男人被缠得没办法,只好报了一串数字。阿琪这才把手撤离,忙不迭地拨号,男人顺势“砰”的一下重重关上了门。

  与此同时,门里果然传来一阵手机铃声。这下总算通了!阿琪不禁长出了一口气,转身下了楼,心里又涌起了一股对那个男人的愧疚:为了一个电话号码,看把别人折腾的!正想着,眼前突然闪出一张拉得老长的脸:“你在这里干什么?”

  阿琪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是个老大爷,右胳膊上戴了一块红色袖章,上面印着“巡逻”两字。见阿琪没出声,大爷又厉声问道:“问你呢,你来这个小区干什么?”阿琪这才回过神来,从容不迫地拿出包里剩下的广告单,递给大爷:“我发广告单的。”

  被小区门卫盘问什么的,阿琪不是没碰到过,对方最多批评两句,就让走人。不过今天大爷查得紧,他死死盯着阿琪问:“你一进小区我就看见了,刚才你从这栋楼出入两次,到底在干什么?”“发广告单啊。”大爷却不依不饶:“发广告单?用得着去同一个地方两次吗?”阿琪正要反驳,没想到大爷又说:“现在的贼可精了,比如扮成学生、孕妇什么的,越是看着柔弱,其实越危险。”“你胡说什么!”阿琪火腾地上来了。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吵了起来,针锋相对,互不相让,围观的住户越来越多。有人问阿琪,你说你上楼发广告单,有人能证明吗?阿琪底气十足地答道:“当然有!”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上了三楼,没想到敲了半天门,却没人开门。阿琪这下慌了神,难道男人出去了?可自己一直站在楼下,也没见他下来过啊。众人见阿琪这样,料定她心里有鬼。大伙儿本来就对盗贼恨得咬牙切齿,加上发广告单撒得满楼道都是,很难搞卫生。今儿正好逮着一个借发广告单行窃的“女贼”,能不拿她开刀吗?顿时,群情激昂,大爷和好几个住户都掏出手机拨110。

  阿琪急得快哭出来了,她拼命擂门:“先生,求您开开门!”又掏出手机准备打给男人,谁知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更要命的是,男人的电话号码只存在这部手机里!

  正乱着,辖区派出所的两个警察赶到了。阿琪像遇到了救星,哭着把事情说了一遍,末了又说:“我敢保证,这位先生在家!警察大哥,你们想办法让他开开门,为我作证吧!”年龄大一点的警察点点头,然后亲自敲门。可是左敲右敲,就是没人开门。这下,连警察们也向阿琪投来狐疑的目光。这回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就在阿琪快要绝望的时候,房间里忽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两个警察对视一眼,示意大家安静,然后屏气凝神贴在门上听,好像是什么东西贴着地板发出的摩擦声。

  老警察忙问:“这家住户养宠物了没有?”大爷摇摇头:“没有,这个男人独自租住在这里。”不会是进贼了吧?警察又试着敲了敲门,只听哗啦一声,好像是桌子被碰翻了,接着又陆续传来椅子倒地的声音。

  屋里有人!警察们当机立断,强行打开了门。一进屋,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客厅里桌椅横七竖八倒了一地,一个被麻绳捆得严严实实的女孩也倒在地上,她满脸泪痕,嘴上被缠了好几圈宽透明胶。年轻警察赶紧上前,小心翼翼为女孩扯开透明胶。阿琪“啊”的一声惊叫:“这不是林宁吗?”

  胶带刚被弄开,林宁就扭头看卧室,说:“他翻窗户跑了!”警察们忙跑到窗户边查看,分析道:“这是三楼,他应该没这么快跑出小区!”于是火速去追,大爷也带了几个人前去协助。

  阿琪和其他人一起给林宁解开了绳索,听她道出事情的原委。原来,林宁跳槽去了另一家楼盘,没想到那边也规定要电话号码。昨天她来到这个小区,结果遇上了那个男人。男人见林宁娇小可爱,不由得动了邪念,以提供电话号码为由,把她骗进了家门,囚禁起来。阿琪第一次来敲门听到的闷响,其实是林宁从囚禁的柜子里掉出来了;第二次和住户一起来敲门,男人心虚不敢开门,一听众人报了警,就扔下林宁,自己翻窗逃走。还好,卧室门没有关,林宁艰难地挪到客厅里,又用头把桌椅撞翻在地,闹出了动静,这才终于得救。

  天渐渐黑了,有住户打电话上来说,大家把小区搜了好几个来回,警察还叫了增援,却没发现男人的踪影,难道他已经跑出去了?

  这当口,阿琪瞥见桌下面散落着一个充电宝,于是拿过来给手机充电,很快开了机。看到男人的电话号码,她忽然灵机一动:男人的年龄不大,应该会玩微信,而很多用户的微信账号是直接用手机号码注册的。想到这,她立马把男人的号码输入微信,摇一摇,天助我也!搜索提示男人就在附近五十米内!

  阿琪赶紧把消息告诉了警察,嫌犯一定还藏在小区里!警察推断:“难道他躲在住户家里?”大爷想了想,眼睛一亮:“跟我来!”几个人重新回到男人家里,蹑手蹑脚来到卧室窗户边,大爷小声说:“隔壁老赵家搬走了……”

  再说男人知道一时半会儿逃不出小区,他就攀爬到隔壁的阳台上藏身,果然躲避了追捕。他正沾沾自喜,一束强光忽然从头顶上射下来,同时伴随一个威严的声音:“别动!”男人大惊失色,知道警察发现了自己。只见他狗急跳墙,起身三两步攀住排水管,哧溜一下降到了地面,准备撒脚丫子跑。谁知脚刚一落地,大爷就带着一群住户从四周冒了出来。

  男人最终被抓获,他懊悔不迭:“我就不该把电话号码给出去!”阿琪呸了一口:“你就不该把林宁骗进来!”

  后来阿琪不再做兼职了。她闲暇时开始自学充电,为重新找一份更好的工作准备着。

更多资讯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