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林冲休妻的法学分析
发布机构:杏耀娱乐 发布日期:2018-06-25 访问量:

  林冲发配时,作出了一项出人意料的决定,即决定休妻,且言辞恳切,意志坚定,其对妻子的一片真情,历来为人感动。不禁让我们感慨末路英雄命运的悲怆与无奈。然而,仔细分析,笔者却觉得,林冲的这个看起来完全是为自己的妻子考虑的决定,亦存在诸多问题。

  首先,按照林冲的说法,他之所以做出休妻的决定,无非是因为自己被判刑,丧失了人身自由,失去了保护自己妻子的能力,他这样走了,很不放心。想让妻子改嫁,找到一个能够保护她的人。可是,问题在于,林冲作为八十万禁军的教头,高衙内尚且有恃无恐,对林娘子百般纠缠,那么,即便休妻后林娘子改嫁,她嫁给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能够避免高衙内的骚扰逼奸呢?考虑到当时高俅的权势,除非林娘子改嫁给皇上,做了皇妃,或许才能摆脱高衙内的死缠烂打吧,然而,这现实吗?

  其次,林冲休妻的另外一个考虑是,自己此去,前途生死未卜,且妻子年轻,不能为自己耽误了青春。即“况兼青春年少,休为林冲误了前程”,这固然是个“因为爱所以爱”、“有一种爱叫做放手”的爱情考量,也让我们看到,林冲铁汉柔情的一面,对妻子的爱恋和成全。可是,林娘子既然已经被无法无天的高衙内盯上,那么,有谁会有胆量敢冒着同高衙内对抗的风险,来迎娶改嫁的林娘子?毕竟,林冲的下场已经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吧。由此,此时林冲提出休妻,不是间接地给高衙内一个堂而皇之的借口吗?不用顾忌社会舆论、大众观感,为达到自己的邪恶目的,他完全可以明目张胆地展开对已经单身的林娘子的狂热追求,这样不是把妻子置于更危险的境地吗?

  由此,综合分析下来,林冲做出休妻的决定,明显是因为误判了形势,对高俅、高衙内一伙的邪恶认识不足,充满了一厢情愿,注定只是一个单纯而美好的善良愿望而已。更进一步说,这个看起来充满温情的决定,对林娘子而言其实是残忍的。按林冲的自述,他们夫妻两人之间感情非常好,用林的话说,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三年,“不曾有半些儿差池……未曾面红面赤,半点相争”,林冲此时休妻,对林娘子而言,显然是精神上的巨大折磨:深爱着的丈夫负罪发配他乡,生活的未来晦暗不明,却又要面临被休的结局。这是一种怎样的生活境遇呢?

  不顾岳父的反对、邻居的劝阻,林冲执意写下休书:

  当时叫酒保寻个写文书的人来,买了一张纸来。那人写,林冲说。道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为因身犯重罪,断配沧州。去后存亡不保。有妻张氏年少。情愿立此休书,任从改嫁,永无争执。委是自行情愿,即非相逼。恐后无凭,立此文约为照。年月日。

  那么,这份休书的效力如何呢?我们知道,在传统社会里,婚姻不是件私事,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而是关系到家族、宗庙的大事。瞿同祖先生指出,传统社会里,“婚姻的目的只在宗族的延续及祖先的祭祀。完全是以家族为中心的,不是个人的,也不是社会的。”关于离婚的要件,传统法律一直有严格而清晰的规定,《宋刑统·户婚律》“和娶人妻”条:

  “诸妻无七出及义绝之状,而出之者,徒一年半。虽犯七出,有三不去,而出之者,杖一百,追还合。若犯恶疾及奸者,不用此律。”

  所谓“七出”,即无子,淫佚,不事公婆,口舌,盗窃,妒忌,恶疾。“三不去”,即“有所娶无所归”(妻子的家族散亡,无家可归);“有更三年丧”(妻子曾为丈夫的父母服丧);“先贫贱后富贵”(丈夫娶妻时贫贱,但后来富贵的)。所谓“义绝”,指夫妻间或夫妻双方亲属间或夫妻一方对他方亲属若有殴、骂、杀、伤、奸等行为,就视为夫妻恩断义绝,不论双方是否同意,均须强制离异。法律规定,只有在七出、义绝的情况下,男子才可以出妻,女子存在“三不去”的情形,即便存在“七出”的事由,也不能休妻(但是,若女子存在“七出”中的“恶疾”、“ 淫佚”,即便同时存在“三不去”的情形,男子也可以休妻)。基于此,林冲只是因为要流配远走,就提出休妻,和上述情形均不符合,按照条文,这本身就是一种违法行为,白虎堂一节,若说是高俅的栽赃陷害的话,那么,林冲在完全不符合离婚要件的情况下,执意休妻,显然是故意违法。当然,关于离婚,传统婚姻制度里也规定了“协离”,即夫妻双方协议离婚,可是,如上述,林冲夫妻间感情非常好,且林娘子并不同意离婚,只是林冲单方面提出离婚的想法,因此,林冲休妻与这一情形也相距甚远。这样看来,林冲的休书非但不具有法律效力,达不到解除婚姻关系的法律效果,且做法本身明显违法,按照法条,“诸妻无七出及义绝之状,而出之者,徒一年半”,这里,林冲应该被处以“徒一年半”的罪责。

  知晓了林冲的休妻决定,林娘子作出了激烈的反应:

  那妇人听罢,哭将起来,说道:“丈夫,我不曾有半些儿点污,如何把我休了?”林冲道:“娘子,我是好意。恐怕日后两下相误,赚了你。”……那妇人听得说,心中哽咽,又见了这封书,一时哭倒,声绝在地。未知五脏如何,先见四肢不动。

  显然,林冲休妻的决定对妻子的伤害是巨大的。如果较真一点的话,林娘子这里的逻辑也是有问题的,基于我们上述的分析,即便自己被高衙内玷污,丧失贞洁,也不构成休妻的理由。我们已经明确,林冲休妻是非法的,即便休掉妻子,林娘子也不可能有更好的生活境遇。其实,在厄运面前,林冲一家更好的选择应该是共同承担,即林冲应该带上林娘子及岳父一起上路,共赴沧州,舍此并无更好的办法,更重要的一点是,这样的做法,获得了当时制度的支持。《宋刑统》记载:

  “诸犯流应配者,三流俱役一年,妻妾从之,父祖子孙欲随者,听之……若流移人身丧,家口虽经附籍,三年内愿还者放还。

  该条明确,犯罪人配发外地,家属愿意跟随前往的,准许。或许,这里会涉及到一个令我们现代人头疼的户口问题。我们知道,林冲一家居住于开封府,相当于拥有令人羡慕的户口,如果举家迁至沧州(属于“远恶军州”),是否就此失去令人艳羡的、具有高附加值的帝都户口呢?据查,宋代的户籍三年一造,各州府申送尚书省备查。按照上述法条,流放之人及其家属到达配所,已经在流配之地落户的,期满后愿意回原籍的,予以准许,不愿意回原籍,而是选择继续居住于配所地的,也予以准许。由此,对户口问题的担心是多余的。此外,也还有旅途的费用问题。两千里的路程、四十日的行程,舟车劳顿,势必要有一笔耗费。然而,这也是一项不必要的困惑。按照宋代的制度,囚犯(包括他们的随行者)在迁移时,沿途驿站和粮仓应为他们提供一定的供给。由此,像林冲这样,不但流配之人的旅途耗费,即便愿意跟随他们去配所的家属,其间的费用均是由公共财政予以支付的。

  这里,基于当时的制度,我们讨论了一种假设或可能,即林冲应该带上家眷上路,尽管这样做会显得不具有英雄气慨,其间的户口及额外支付的费用问题是无须担心的。或许有人会有疑问,毕竟,像户口、费用的问题都算是小事,更大的危险是路途中的意外和不测。我们知道,林冲发配途中九死一生,如果没有鲁智深的仗义相助,他在野猪林或许就已经死于非命了,是到不了沧州的。带上家属上路,那么,林娘子和林冲一样,也会随时有生命危险,这看起来并非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对此,笔者只有一个简单的诘问:留下来会更好吗?

  第二十回,“梁山泊义士尊晁盖,郓城县月夜走刘唐”:

  ……林冲当写下了一封书,叫两个自身边心腹小喽罗,下山去了。不过两个月回来。小喽罗还寨说道:“直到东京城内殿帅府前,寻到张教头家,闻说娘子被高太尉威逼亲事,自缢身死,已故半载。张教头亦为忧疑,半月之前,染患身故。止剩得女使锦儿,已招赘丈夫在家过活。访问邻里,亦是如此说。打听得真实,回来报与头领。”林冲见说了,潸然泪下。

  一起走,即便是死,至少也是死在了一起;林冲让妻子留下来,而且选择结束这段婚姻关系,也等于是预先把妻子逼向绝境。林冲屡次表白,之所以休妻,非如此,“小人心去不稳”、“如此,林冲去的心稳”。 林冲的休妻决定,或许体现了爱的无私,而另一面,林冲的这个决定,是否也恰是体现了他的自私呢?休妻,更主要的是为了妻子的前程呢,还是为了自己内心的解脱?写完休书后上路的林冲,果真就“心稳”了吗?

  综上,基于当时的制度,林冲在发配时决定休妻是错误的,本身也是违法行为,他正确的选择应该是带着妻子一起上路,这不仅是基于爱情的选择,更是因为有制度的支持。这里,我们的用意绝非是去解构掉一个英雄的形象,其旨趣在于,对于中国传统法律文化,官方的正式记载和法律典籍之外,我们完全可以从具有历史意义的文学作品中找寻法律的印迹,从中开掘出可能用作法律文化、法律史研究的信息,从而帮助我们走出概念法学、法条主义的困境,获得对一些古代具体制度、法律文化的切身理解。

  (作者单位:中国石油大学文学院)

更多资讯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