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法学瓶颈:摆脱粗放式法学教育的桎梏
发布机构:杏耀娱乐 发布日期:2018-06-16 访问量:

  

  叶青 华东政法大学校长、法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通识教育与职业教育本来就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现在法学专业毕业生的就业面越来越广,从这个角度来说,法学专业和其他专业一样具有通识教育的性质,但从学科性质来讲,法学是一门应用性、实践性很强的学科,无论是满足社会需求,还是有利于学生发展,法学教育都应该走职业化的道路。因此,加强厚基础、宽口径的通识教育,与社会需求对接的职业教育,培养高端应用型法律人才,应该是未来法学教育的一个主要的方向

  □叶青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对法学教育提出了新的要求,这无疑为政法院校的发展提供了难得的机遇,为深化法学教育改革指明了方向。创新机制,培养造就一大批适应国家和社会发展需求的高素质的法律人才,是我们政法院校的责任和使命。

  就业难和产销不对路的现状

  我们不得不承认粗放式发展的法学教育已经被贴上了就业难、产销不对路的标签。法学教育与社会需求脱节,法律人才呈现结构性过剩,高端人才匮乏是不争的事实,因此,我们有必要重新审视人才培养目标定位。法学教育是培养法官、检察官、律师的职业教育,还是培养国民素质的通识教育,或者是培养专家、学者的研究型教育。其实,通识教育与职业教育本来就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现在法学专业毕业生的就业面越来越广,从这个角度来说,法学专业和其他专业一样具有通识教育的性质,但从学科性质来讲,法学是一门应用性、实践性很强的学科,无论是满足社会需求,还是有利于学生发展,法学教育都应该走职业化的道路。因此,加强厚基础、宽口径的通识教育,与社会需求对接的职业教育,培养高端应用型法律人才,应该是未来法学教育的一个主要的方向。以华政为例,2002年结合办学传统,地缘优势,确定了培养应用型、复合型、开放型、高素质创新人才培养的目标,形成了相应的人才创新机制,并适时进行调整优化,经过了这么十多年的探索与实践,我们认为成效还是比较明显的。

  学生走向工作岗位以后,被录用的单位特别是政法部门认为,华政的学生上手快,动手能力强。但是与综合性的大学学生相比较的话,我们也存在着教育模式单一、多样性特点不突出、学生人文素质不高、创新能力不强、职业发展能力无法满足社会经济发展需要的问题。

  摆脱现状谋求全面发展

  对于上述问题,我们认为可以从四个方面来加以改进:

  第一,师资配备上要强调来源多元化,多学科和开放性,聘请实务部门、专家,以特聘教授或导师的形式参与教学,共同制定培养目标,设定课程体系,授课指导建设实践基地。

  第二,在课程的设置上构建以法律技能培养为核心的课程体系,加大实验实训课程比例,合理减少必修课的比重,扩大选修课的比重,同时要增设理工类的、经济的、政治的、哲学、人文等方面跨学科的这样一些课程,适当引入通识教育,引进国外优质的在线课程,注重法学与其他学科的交叉融合,拓宽法科学生的知识面为学生个性化发展提供空间。

  第三,在能力培养上注重学生创新、创意能力和国际化水平的提升。主要内容包括将创新创业纳入到学校,为这个创新创业教育创制设置学分;完善国内培养与国际交流衔接互通的人才培养体系;探索法学专业参加国际专业教育认证的可行性,使法学人才获得国际认可;在教育学方法上,强调学生参与和体验,改变单一课堂知识传授和考试成绩评价方式为学生提供丰富选择综合运用案例教学等多种形式。

  第四,完善创新法学人才培养机制。一个是如何持续有效的推进卓越法律人才的培养,第二个是如何实现法学教育与司法考试的结合。关于卓越法律人才培养,各个高校都应该根据自身实际,在卓越法律人才培养方面进行探索。我认为,着力点应当是提升法学教育的职业化、国际化水平,路径应该是特色发展,成效应该是体现在可推广、可复制上。拿华政来讲,我们开设了七个类型的本科卓越班,本硕贯通实验班建立了淘汰分流机制,校内外双导师和国内外合作培养的这样一个机制,与香港城市大学合作的涉外实验班,重要的英美法主干课程,完全由外籍教师来主讲。法律主干课程采用全英语授课,涉外国际金融法的实验班,我们要求学习第二外语,律师实验班我们聘请优秀的资深律师。现在这个队伍的成员基本上都在从业10年以上,并且都是被评为上海市和全国的优秀律师,其中还有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上海律师协会会长。

  法学教育不能以司法考试为导向

  尽管卓越法律人才的培养成效已经逐步显现,但是问题也是客观存在的。其中既有我们自身的问题,也有政策问题。学校集中优质教学资源投入到实验班,导致实验班与非实验班发展不均衡,导致两个学院在生源、师资、保障方面的竞争。而名额的限制,影响到了本硕贯通班的发展,师资不够又使得好的经验做法难以得到全面推广。我们希望“立格联盟”的会员单位,共同向教育主管部门呼吁增加教育投入,给予政策倾斜,使卓越法律人才教育培养基地落到实处。

  另一个关键问题是关于法律教育与司法考试的关系问题。司法考试已经实施了多年,对法学教育、司法考试如何良性互动探讨也已经很多,但两者如何结合的问题一直存在。通过司法考试者优先考虑,已经是用人单位招收法学专业毕业生的重要标准。而且现实中通过司法考试也成为学生求职的敲门砖,在校大三学生可以报考司法考试,更使得司法考试成为法学教育的风向标。法学教育是否以司法考试为导向,以及司法考试能否实现国家法律职业准入的制度价值,这也涉及到法律职业资格考试与法学教育互动的问题。司法考试具有较强的职业导向,法学专业学生无论日后是否有志于从事法律职业,其中大多数人会选择参加司法考试,以此作为检验自身学习能力的标杆,因而司法考试会渐渐影响法学教育。

  我认为法学教育不能以司法考试为导向,但却可以与司法考试良性互动,即把司法考试作为法学教育与法律职业教育的桥梁,并且以法律思维作为两者互动的衔接点。根据司法考试要求,有针对性地增加与其相关的教育内容,突出实践课程和法律职业道德课程比例,增加法学教育课程与社会实践问题的关联性。目前在司法考试课程中有社会主义法治理念和法律职业道德和素养的内容,而这两门课没有在我们学校的法学教育中得到充分具体的体现。但是这两门课对于一个合格的社会主义法律人而言是必备的,因此我们考虑可以增设。 (本报记者蒋安杰整理)

  7月13日,全国政法大学“立格联盟”第六届高峰论坛在京举行。西南政法大学党委书记张国林、校长付子堂;华东政法大学党委书记曹文泽、校长叶青;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校长杨灿明;西北政法大学党委书记宋觉、校长贾宇;甘肃政法学院党委书记宋秉武、副校长李玉基;上海政法学院党委书记杨俊一、校长周仲飞;山东政法学院党委书记李玉福、校长吕涛;中国政法大学党委书记石亚军、校长黄进及相关业务部门的负责人出席了论坛,共同探讨创新法治人才培养机制问题。从本期开始,本版推出“立格联盟”系列谈,敬请关注。

更多资讯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