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有情法律(民间故事)
发布机构:杏耀娱乐 发布日期:2018-06-15 访问量:

  正面交锋

  罗格的梦想是做市独立检察官,可当他从法学院毕业后,却因为自身的能力问题,最后只能在法律推广部做个普通的职员。这是个非盈利性的政府机构,主要是向市民们普及法律知识,因此,薪水也很微薄。但部门里却极少有人抱怨,因为这里的员工大多都是像罗格这样,虽然学过法律,却又不精专,能有份工作就已知足。

  这天,罗格刚上班,上司怀特先生就交给他一项任务:每周一、三、五去州立监狱给即将释放的犯人们开法律讲座。罗格吃惊地问道:“我没有听错吧,去监狱给犯人们讲法律?”怀特笑了笑,说:“典狱长找到我时,我也有些意外。不过,他说得很有道理,那些犯人之前是因为不懂法而犯法,现在即将回到社会,得让他们明白,这世上不是他们想干吗就能干吗的。”罗格有些犹豫,说:“怀特先生,这事能不能让别人去呢?”怀特收起笑容,冷笑着说:“当然可以,不过我会给你一封解雇信的。”

  无奈之下,罗格只得答应去监狱。罗格不愿去并不是对工作挑三拣四,而是他很反感罪犯,在他十二岁时,父母便因为跟人发生口角被杀害了。凶手被抓后,罗格以为他会被判死刑,可没想到对方的律师通过证人,证明凶手是个从小父母双亡、自卑感极强的人,而罗格的父母与他发生争执时,骂了他是“狗娘养的”,凶手一直压抑着的愤怒被激发了……

  那个律师口才极好,用这个蹩脚的故事赚到了陪审团大把的眼泪,而愚蠢的检察官却毫无招架之力。最后,凶手仅仅被判监禁二十年。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罗格才会去学法律,他希望能够成为检察官,将所有罪犯绳之以法。只可惜,因为能力有限,他的理想早早地破灭了。

  星期五上午,罗格在监狱里见到了典狱长哈曼。一番客套后,哈曼将他带到会堂里,里面32个即将刑满释放的犯人已经就座。尽管这些犯人都将在半年之内被释放,但罗格认为,一个人犯了法,监禁几年并不能赎掉他的罪,因为他们带给受害人的很有可能是终生的阴影。他强忍着厌恶,拿起书,敷衍般地照本宣科。

  这样的讲座当然不会有人喜欢听,很快,便有人抗议了。有个满身都是肌肉的大个子站起来,嚷道:“我们需要的是剖析案例,而不是念书!”罗格扭头看了看坐在一边的哈曼,但哈曼并没有阻止大个子,反而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回看着他。显然,哈曼也不满意他的讲座。罗格无奈,只得说:“对不起,我以为需要让你们知道法律条文,然后再针对案例来分析。不过如果你们觉得这很枯燥,那么现在就进入下一个环节。各位有什么问题就提出来吧。”

  有个坐在后面的瘦子举手道:“先生,现在我们冲上去揍你一顿,犯法吗?”罗格一愣,说:“我想,毫无疑问是犯法了。”瘦子回道:“但我们揍你的前提是因为你无聊的讲座谋杀了我们宝贵的时间。当然,这不足以让法官判我无罪,可是如果现在这么多人一起揍你呢?法官和陪审团一定会认为,哦,这小子引起这么多人的厌恶,肯定不是个好东西。当然,我们也就会因此而被判无罪。”

  这是群体事件,面对类似的案子,法官确实会偏向人多的一方。罗格掏出手帕擦了擦汗,支吾地说:“那么,就是无罪了。”瘦子立即抓住他话里的漏洞,说:“可是,我们又分明揍了你,难道你就甘心白挨一顿?”

  瘦子说完,全部犯人都哄堂大笑起来,连哈曼也忍俊不禁。罗格暗自惊心,这个瘦子对法律并不陌生,而且,口才极好,若是自己的不尽责被怀特先生知道了,那等待自己的很可能就是失业。当下,他不由得强打起精神来。

  羞愧难当

  当天晚上,罗格正在书房里翻书,露丝打来了电话,说她今晚不上班,要罗格陪她去逛时装街。

  露丝是罗格的女朋友,在快餐店工作,罗格足足在那里吃了半年的快餐也没敢对她直言自己的爱意。等到他好不容易鼓足勇气,露丝却爱上了别人。不过,她的这段感情并没有维持多久。罗格继续吃了两个月的快餐后,这才支支吾吾地对她表示自己爱她。当时露丝惊讶得几乎晕了过去,她也曾经怀疑天天来吃快餐的罗格是爱上了自己,可是他却从来没说过,甚至对自己有意向他表达的关切也显得漠不关心,因此她才爱上了别人。没想到,他竟真的是爱自己的。后来,接触的时间久了,露丝才知道,原来罗格就是这样的性格:内向,安于现状。虽然他与自己梦想中那个积极进取的人有些差距,但毫无疑问,罗格的确是个好人。

  罗格收到邀请后,出乎意料的有些迟疑,说:“可是,可是我还有些事。”露丝不满地说:“我知道你的工作根本就不必晚上加班的,你是不是厌倦我了?”罗格连忙否认:“哦,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好吧,我马上来接你。”他总是这样不善于表达。

  罗格开车接到露丝,俩人一起去时装街。可没过一会儿,露丝就发现罗格开错了方向,提醒他之后,他这才像从梦中惊醒一般。露丝有些生气了,说:“如果你真不想跟我在一起,把我放在这就行了。”罗格慌忙摇头,说:“我怎么会把你一个人放在这里!不过,我确实有些心事……”

  罗格难以启齿地把今天去监狱的事说了。“你知道,那些犯人每天都有大把的时间看书学习,对法律的了解并不亚于专业律师。”

  罗格告诉露丝,那个瘦子比尔,过去是脱口秀主持人,口才非常好,也很聪明。他因偷窃珠宝入狱13年,这13年里,他每天都在自学法律。为了让罗格颜面扫地,比尔甚至当着典狱长的面抛出了自己出狱后的计划:“我会专门盗取没有进行过鉴定的珠宝,你知道很多有钱人都喜欢收藏一些来路不明的珠宝。然后,我每偷一颗,便伪造一颗赝品存着。这样,万一哪天警察抓住了我,我便将这些赝品如数交还,并发誓自己偷的就是它们。当然,警方肯定不会相信,可因为这些珠宝都没有经过专业鉴定,无法证明它们本来就是真货,这样,按照法律以偷盗物品的价值来定罪的条例,我将会被判罚款几十美元然后释放。”

  罗格皱着眉头说:“你看,他所假设的,明显是犯法的,可是我却找不到相应的法律条文来反驳他。这就是他们学法律的目的,专门寻找法律的漏洞,以法律来武装犯罪,太可怕了。”

  露丝同情地说:“我能理解你当时的尴尬。”罗格摇头说:“已经不是尴尬了,而是羞愧。尽管我不是检察官,可看到神圣的法律竟被他们这样践踏,令我很羞愧。”露丝想了想,说:“面对这些博学的家伙,你得比他们更博学才行。”罗格点头说:“我确实是这么想的,你打来电话之前,我正在看书。”露丝笑了,说:“我相信你,不会让他们占上风的。”endprint

  露丝很善解人意,匆匆购好物后,便让他送自己回家了。罗格也回到家中,继续翻看起书来。

  单一的法律或许有漏洞,但这么多种法律相互交叉,就会形成一个巨网,或许还会有漏洞,但肯定会小很多。天快亮时,罗格终于找到了对付瘦子比尔的办法,那就是擅闯民宅。根据州法律,入室盗窃是根据入室的次数叠加而进行量刑的,所以,瘦子比尔如果还想去盗窃珠宝,仅这项罪名就会让他再次入狱。

  解决了这个问题,罗格感觉很有成就感,他甚至迫不及待地等着下一个讲座日了。

  责任在肩

  很快,下一个讲座日到了。罗格在狱警的带领下走向会堂,这时,迎面走来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这个人目光炯炯,仿佛随时都在以一种俯视的角度看着别人。罗格感到他有点眼熟,在与他擦肩而过时,特意看了看他。正好这时,对方也侧头看了看他。猛地,罗格想起来他是谁了,就是那个编造了一个虚构的故事骗法官和陪审团,从而让杀害自己父母的凶手逃过重判的家伙——大律师肖恩。

  罗格问狱警:“这个家伙来干什么?”狱警耸了耸肩,说:“谁知道呢,或许是有犯人请他过来吧。我们可请不起他。”罗格脸一红,狱警无意中透露了哈曼叫他来的理由,因为他够便宜,他咳了咳,又问道:“对了,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史莱姆的犯人?”狱警点头说:“有,不过他脾气很古怪。你问他干什么?”罗格说:“没什么,随口问问而已。”但罗格的眼睛里已经充满了怒意,这个史莱姆,正是杀害他父母的凶手。

  来到会堂,罗格深呼吸了几次,定了定心神,走上讲台。他希望比尔继续抛出他那个计划,这样自己就会轻易地把它打得稀烂。可是,比尔似乎因为前一次的交锋,对他失去了兴趣,一直没有说话。讲完一章后,进入讲解案例的时间。

  大个子占姆斯举手道:“先生,我是因为伤害罪进来的。当时,我在酒吧喝酒时,有一帮小子喝多了想打我。结果,我把他们全揍趴下了。你瞧,多简单的事,可是法官却说我打残了三个人,判了我伤害罪。我想问的是,以后要再遇到这样的事,我是该让他们打死,还是打死他们?”罗格回道:“如果遇到这样的事,你可以跟对方讲道理,还可以叫警察。”

  此言一出,犯人们好像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话,哄堂大笑。占姆斯像受到污辱一般,挥舞着拳头吼道:“讲道理?找警察?这太可笑了!我受够你了,赶紧滚蛋吧!”

  罗格没有滚,因为哈曼吹响了警笛。事后,虽然哈曼没有责怪罗格,不过罗格还是觉得很沮丧。在这些蛮不讲理的人面前,他几乎无计可施。

  罗格来到快餐店,露丝正在忙活着,见他垂头丧气的样子,知道他又受挫了,趁着给他送餐时安慰道:“亲爱的,这没什么,要知道那些人本来就不是正常人。”罗格摇头说:“但他们很快就是了,要是我不能让他们相信法律可以约束他们,一旦回到社会上,就像埋伏了32颗炸弹一样,随时都会爆炸的。”

  服务台在叫送餐,露丝赶紧过去了。正当罗格苦想着该怎么打开局面时,突然听到露丝的尖叫声,一看,原来是两个家伙缠住了她,正对她动手动脚的。罗格忙冲过去,将露丝护在身后,喝道:“请你们立刻离开这里,否则我要叫警察了!”

  那俩人对视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其中一个家伙冲着罗格就是一拳。罗格的鼻血顿时流了出来。露丝尖叫着,掏出手机要报警。那两个家伙冷笑着说:“报警吧,无非是关我们两天,不过以后我们会天天来的!”露丝闻言,迟疑了。

  罗格捂着鼻子,吐了一口血沫,说:“好吧,虽然我不赞成暴力,不过现在我很生气。”说着,他冲着其中一个家伙回敬了一拳,当场便将那家伙打得捂着肚子弯下了腰,另一个人见势忙挥拳向罗格打来,没想到罗格脖子一缩,在躲过这一拳的同时反手击在对方的腋下,那家伙顿时狂叫起来。罗格的拳击技术向来很好,只不过他不喜欢暴力而已。

  那两个家伙狼狈逃窜后,罗格突然想通了该怎么回答占姆斯的问题了,这个社会,有时讲道理真的是讲不通的,警察也不是万能的。想到这,罗格感到心里沉沉的。他告诉露丝,自己以后可能会很忙了,抽不出那么多时间来陪她,但请她相信,自己会一直爱她。

  露丝看到罗格的表情,心里很高兴,这才是她心目中喜欢的那个勇敢、努力的人。

  仇人相见

  不等下一个讲座日到来,罗格去监狱找到占姆斯,告诉他,若是再遇到那种事,还是要继续揍他们,当然,下手要有分寸。他甚至建议他去学拳击,这样可以学会控制自己的力量。占姆斯犹豫地问:“要是法官再次判我有罪怎么办?”罗格很有自信地说:“我仔细查过你的庭审记录,认为法官之所以判你有罪,第一,是律师的平庸;第二,是你在法庭上的不冷静令陪审团忽略了你该得到同情的事实。”

  占姆斯恍然大悟,懊悔地说:“没错,我当时在法庭上完全是怒气冲冲的,因为我不知道他们抓我来干什么。罗格先生,我要是早点遇到你就好了。”罗格的脸一红,这些都是他这些天努力的结果,若是以前,占姆斯就算遇到自己又能怎么样,自己的表现未必就比那个平庸的律师强。

  这以后,罗格每次在讲座前都会做足功课。监狱是个大学堂,里面的每个犯人都有可供他学习的地方。他渐渐开始不满足于每周三天的讲座了,在跟哈曼商量过之后,哈曼批准他可以随时会见任何犯人以及查阅他们的档案。因为这个机会,罗格见到了史莱姆的资料。这是史莱姆入狱的第14年,监狱对他的评价是:胆小,老实。14年里他从没受过任何惩罚,无论如何,都称得上是个合格的犯人,也因此,他得以在锅炉房工作,算是比较自由的。

  这让罗格很意外,因为在他心中,史莱姆就是世上一切罪恶的化身,不可能表现得这么好。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不是他隐藏得太深,就是监狱在撒谎。有哈曼的特许,罗格很快就在锅炉房里见到了杀害父母的仇人。

  14年不见,史莱姆已经变了很多,他的背驼了,胡子像从没修整过一般凌乱不堪,束手束脚地坐在罗格面前,一双浑浊的眼睛恭敬地看着他。罗格能够看出来,这不是他刻意做出来的,而是很自然的流露,显然,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看着任何一个自由的人。endprint

  狱警走后,罗格凑了上去,紧紧地盯着史莱姆的眼睛。史莱姆显然有些不适应,他畏缩着收回目光,深深地低下了头。罗格开口问道:“史莱姆,你不认识我了?”史莱姆闻言抬起头,茫然地看了看他,摇摇头。罗格冷笑着说:“14年前,你杀害了我的父母,难道你不觉得内疚吗?”

  话音刚落,史莱姆猛地抬起头来,像被触及了一个噩梦一般,他浑身都在颤抖。史莱姆大口地喘息着,很快,喘息声变成了尖叫,一声一声的,他扑到墙边,用头拼命地撞着墙,血很快就将墙染红了。就在罗格不知所措时,狱警冲了进来,一把抱住史莱姆,将他扑倒,制止了他的自残。被压在地上的史莱姆仍然像野兽一般地嚎叫着。

  哈曼很快就知道了这事,他问罗格,到底跟史莱姆说了什么。罗格将自己父母的事对哈曼说了。哈曼叹了叹气,告诉罗格,史莱姆刚入狱时,几乎天天都要在半夜里惊醒起来。同室的犯人投诉说他吵得别人没法睡着。后来监狱的牧师告诉哈曼,每次进忏悔屋,史莱姆都会说自己后悔当时的冲动。“我感觉他是真心忏悔的,因为他没必要欺骗。当然,我没权力让你原谅他。”

  原谅?这不可能。罗格心想,最多,自己不再去见他。

  日子一天天过去,罗格在监狱里见识到了很多书本里永远也不可能见到的各种各样的案例,这大大丰富了他的见识。因为很多犯人都本能地拒绝与他交谈,所以,罗格自学了心理学。又因为犯人们犯的罪各不相同,所以罗格需要精通各种法律。日子久了,他的口才和业务水平突飞猛进。

  两年后,在怀特先生的推荐下,罗格成为了检察官。他接手的第一件案子,便是件凶杀案,凶手残忍地杀害了自己的妻子,罗格将以一级谋杀罪对他提起诉讼。对方则聘请了肖恩做他的律师。

  由心而发

  这天,罗格正在办公室里做起诉的准备,肖恩登门拜访来了。

  面对罗格仇视的目光,肖恩笑了笑,说:“首先,恭喜你成为检察官,或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罗格冷笑道:“我的理想是将所有罪犯送到他们该去的地方,而你正好相反,我想不出来我们有可以成为朋友的地方。”肖恩则耸了耸肩,说:“难道你不觉得,这正好代表了法律的两面,一面是严厉,一面是仁慈。”他凑上来,说:“我在监狱里见过你,从你的目光里,我看出了你对我隐忍了14年的恨。你能从一个法律推广者成为检察官,非常的了不起,可是我要告诉你,你的心里充满了仇恨,这会导致你失去应有的冷静。”

  罗格哼了一声,说:“你不正好希望如此,然后帮那些罪犯逃脱法律的制裁?”肖恩严肃地说:“你错了,我首先是个对法律怀有崇敬心的公民,然后才是名律师。我的存在,只是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与神圣。”罗格摇头说:“律师应该只为那些不该受到惩罚的人服务,而不是服务于那些该受到惩罚的人。”肖恩辩驳道:“那么,你能告诉我,谁该受到惩罚,而谁又不该受到惩罚呢?我从法律的角度来分析,这样难道不公正吗?”

  罗格听了,有所触动。肖恩继续说道:“比如史莱姆,他的确是杀害你父母的凶手,但他同时也是一个受害者,长期在别人的歧视中生活,已经导致了心理疾病,只不过一直没有发作。而你的父母骂他‘狗娘养的,他之前所受到的委屈、压抑突然爆发了……法官没有判他死刑,并不是我从中作祟,而是体现了法律无情中又有情的一面。”肖恩站了起来,说:“检察官先生,我不是以年长者的身份跟你说这些话,而是以一个尊重法律胜过自己生命的人跟你探讨。对了,现在这件案子,我已经找到了突破口,我希望你可以打败我,无论输赢,我都只会更加尊重法律。”

  罗格听了,肃然起敬,恭送他出门。随后,加紧时间研究起案子,只有全方位了解本案,才有可能战胜肖恩。

  一个月后,杀妻案开庭审理。露丝特意请假来旁听,他们已经结婚了。不仅如此,连瘦子比尔与大个子占姆斯也来给罗格助威。比尔已经被社区聘请为法律顾问,而占姆斯则是一家大型超市的保安。罗格看了他们一眼,随后又看向肖恩。肖恩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目光坚定。罗格也冷静地回指心脏。

  是的,无论输赢,他们都对法律无比崇敬,这是由心而发的。

更多资讯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