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让消费法律、享受法律成为新时尚
发布机构:杏耀娱乐 发布日期:2018-06-14 访问量:

  “消费法律、享受法律”是笔者以学者身份向包括公民和法人在内的全体法律消费者倡导的新口号、新理念。

  从一定意义上看,法律是由政府提供的一种可以消费的特殊“公共产品”,现代意义上的法律应服务于广大公民。“享受法律、消费法律”应当是现代公民崇尚的法治新理念,也是现代文明社会“法治化生存”的新模式。人类在“作茧自缚”地接受法律的约束、规训乃至惩罚的同时,也在享受法律带给我们的权益、保障、秩序、尊严、文明等福祉,享受法治带给世俗生活的不乏诗意的秩序与和谐之美。遗憾的是,法律的可消费性往往被法律令人敬畏的威慑性和强制性所遮蔽,成为芸芸众生不敢轻易享用的“奢侈品”。传统的厌讼心理是制约法律消费的观念“瓶颈”之一。看来,法律消费体系的构建任重而道远,当务之急是应当做好以下环节的基础性工作。

  让消费法律、享受法律成为新时尚

  一是培养公民的“法律消费”意识,变被动的消极守法意识为主动的积极用法意识,学会运用法律维护自身的权益。我们的全民普法教育应当尽快补上“法律消费”这一课,这其实是一场具有现实意义的法律启蒙教育。“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形同虚设。”显然,这是从法律之精神维度对法律的一种诠释。依己之见,法律毕竟不同于被高度抽象化乃至神秘化的宗教信条,作为一种深深嵌入世俗社会的权威制度安排,法律只有被适用、被践行,才能真正实现由“纸面上的法”向“生活中的法”变迁,才能不至于沦落为“看起来挺美”而实际上形同虚设的一纸空文。因此,笔者认为可以从实践理性的制度维度对法律作如此诠释:“法律必须被享用,否则将形同虚设。”

  二是强化立法机关和司法机关为法律消费群体高质量高效率地提供服务的“服务”意识,以及维护公民这一法律消费群体权益的“维权”意识,树立立法的质量至上和司法的“公正与效率”兼容的观念,遏制形形色色的立法腐败和司法腐败现象。从一定意义上讲,立法中的地方或部门利益保护主义、借立法垄断部门利益和抢占势力范围等立法腐败现象必然滋生“劣法”乃至“恶法”,这不仅是对立法信用的戕害,也是对广大法律消费者享受公平、正义和“良法”的“正当立法权益”的侵犯。同样,法官裁判不公、久审不决甚至徇私枉法以及判决久拖不执等司法不公、司法腐败现象,是对“维护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的司法信用的践踏,同时也是对“为权利而斗争”的法律消费者(当事人)享受司法服务的“正当司法权益”的侵犯。

  三是彰显律师在促进法律消费方面的中介力量。在典型的法治社会,律师必然是法律服务不可缺席的主角,同时也是帮助公民享受法律服务的重要中介。从某种意义上讲,律师业的发达程度往往与全社会法律消费水平成正比,律师服务业愈发达,表明社会对法律服务的个人或集团购买力愈高,公民及法人的法律消费水平愈高。可以预见,“私人律师”将逐步步入“寻常百姓家”,聘请自己的“私人律师”将不再是什么稀罕事,“有事请找我的律师”也将成为越来越多中国人享受法律服务的一句口头禅。

  让消费法律、享受法律成为新时尚

  此外,与强化公民法律消费意识同等重要的是,应当切实提高公民尤其是社会弱势群体的法律消费水平及法律服务购买力,并尽可能降低公众法律消费的成本(如诉讼成本)。对于社会特定的弱势群体而言,法律消费依然堪称享受不起的奢侈品,因而有必要对弱势群体的法律消费予以特殊的保障。实践证明,为社会弱势群体提供减免费用的法律援助和司法救助就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法律消费保障机制,是供弱势群体享用的“免费的午餐”。

  一言以蔽之,公民是法律的消费者,法律是公民的消费品。消费法律、享受法律,就是享受以“良法”为标准的良好的立法服务,享受以“公正和效率”为理念的司法服务,享受以“为委托人合法权益而斗争”为主旨的律师服务。当曾经令人敬而远之的法律开始成为大众享用的“公共产品”,当由法治建构的文明秩序开始成为公众享受的“制度环境”,法治社会的理想状态就不再遥远。(刘武俊)

  原标题:让消费法律、享受法律成为新时尚

  文章来源:《法制与新闻》杂志 2016年12月刊 转载请注明来源!

更多资讯

回到顶部